呼和浩特多中瑞酒业有限公司

最新文集

  • 张鹭吹出的BrAC为191血检BAC高达253呼
  • 茅台迎宾酒13款为什么有幸福二字
  • 뼝아角겜아찐?
  • 53优白酒都有哪些
  • 三七丹参山楂配伍有什么功效与作
  • 气泡葡萄酒有多少种
  • 五河镇查处一起非法加工固体酒精
  • 女儿红50度糟烧白酒可以收藏吗
  • 男人养生保健要注意什么
  • 合肥干一杯酒类销售有限公司怎么
  • 公司简介

    时间:2020-01-13

      原标题:张鹭吹出的BrAC为191,血检BAC高达253,呼气式酒精检测仪不准?

      媒体报道,处于降级泥潭的天津天海男子足球俱乐部队长,同时也是战绩难看的国家男足队员的张鹭因为醉酒驾驶被查事件引发媒体热议。

      根据警方通报,张鹭于2019年9月18日晚22时左右被查,现场呼气检测转化的酒精血液浓度(BrAC)为191mg/100ml,涉嫌醉酒驾驶,被带往医院进行了血液酒精浓度(BAC)检测。

      9月20上午血检结果BAC高达253mg/100ml,坐实醉酒驾驶的罪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之第九十一条规定,醉酒驾驶的处罚为:

      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5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醉驾属于危险驾驶罪,应处拘役,并罚金。

      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2013年发布的《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醉驾BAC超过200mg/100ml以上的,从重处罚。

      根据最新消息,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检察院已经就张鹭涉嫌醉酒危险驾驶刑事犯罪行为向法院提起了公诉。

      抛开处罚,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张鹭现场呼气检测在前,理应比稍后进行的血检结果高一些,为什么张鹭吹出的BrAC仅有191.2mg/100ml,如此大幅度地低于BAC的253.3mg/100ml?

      研究已知,酒精急性醉酒效应与血液酒精浓度(BAC)成比例,因此,可以通过检测BAC来代替醉酒脑功能障碍程度评估。

      但是,BAC需要抽静脉血,并使用专门仪器才能检测。重要的是,抽血属于医疗上的侵入性操作,需要专门的医务人员进行。

      在诸如酒后车辆驾驶道路检查中,交警部门显然难以组建一个医疗团队执行,需要更简单的方法。

      研究已知,酒精进入人体后会随体液均匀分布到全身,同时也已等比例分布到分泌液中,比如,唾液、汗腺和尿液等。

      这样,如果能检测外分泌体液或呼气的酒精浓度,只需要乘以一定的转换系数就可以换算出BAC。

      经过科学家反复研究,发现呼气中酒精浓度与BAC之间的相关性最稳定,最适合替代血液检查。

      这样,呼气式血液酒精检测方法就应运而生了,迄今这种方法使用已经接近80年。

      在支持呼气检测方法的人们认为,这种检测简单、方便而且准确,甚至可以完全替代血检结果用于涉酒刑事犯罪案件的证据。

      而持怀疑态度的认为,在不同个体、不同喝酒量,不同检测时间下,呼气酒精浓度与BAC之间的相关性并不那么恒定,因而换算出来的呼气酒精血液浓度(BrAC)与血检BAC之间存在显著差异,BrAC只能作为初步筛查参考,不能作为确定性结果,尤其是不能用于涉酒刑事案件法医鉴定的证据。

      事实上,BrAC与BAC之间的转换系数的确不恒定,呼气检测仪使用同一个转换系数,在不同个体不同情况下得出的BrAC与实际的BAC之间可能存在明显差异。

      而且,各个国家采用的目前转换系数也不同,在2000:1到2400:1之间。

      就是说,如果实际的BAC水平很高,需要更高的转换系数才能获得更可能符合实际的BrAC;如果使用的转换系数低,测得的BrAC容易低估实际的BAC。

      比如,按照多数检测仪使用的2100:1来换算,对于高的实际BAC水平来说,BrAC将出现明显低估。

      同时,先BrAC还是先BAC检测,哪怕是10分钟的间隔,结果也存在可见的差异。

      如果呼气检测仪使用的转换系数是2100,相应的呼气中实际的酒精浓度是9.1mg/l。

      用这个呼气酒精浓度,使用2300的转换系数,换算出的BAC也仅有209.3mg/100ml,与血检实测的253.3mg/100ml之间仍存在巨大差异。

      就是说,单纯用呼气检测仪使用的转换系数低还不足解释张鹭BrAC与BAC之间高达32.5%的巨大差异。

      那么,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张鹭不配合警察的呼气检查,或者说故意“吹低”了BrAC。

      我们知道只有从肺泡中呼出的气体才是与血液充分做交换的气体,测得的BrAC才有可能真实反映BAC。如果吹入检测仪的气体更多的是口腔和气管中未参与与血液交换的残余气体,那么,测得的BrAC就会低于肺泡中气体的BrAC,低估实际的BAC。

      这种舞弊行为,在肺活量巨大的精英运动员更容易做得出来,因为他们想要“吹响”呼气检测仪远比普通人容易的多。

      因此,张鹭在呼气检测中故意舞弊的可能性很大,是BrAC显著低估了BAC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像张鹭这种小聪明只能是徒劳。因为在我国,涉及刑事犯罪的涉酒案件,最终还是以BAC作为法医证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